角瓶物語龜齡萬年,角瓶一甲子的歲月

1937年角瓶誕生

紳士面前放著3杯威士忌,其中一杯是三得利鳥井信治郎的試作品,他緊張地看著紳士喝著酒-這是一位蘇格蘭威士忌專家,正以盲測的方式試喝。

「嗯~這杯沒有很重的泥煙燻氣味…」這是鳥井的試作品,他不禁回想起在山崎蒸餾廠中反覆試作、改變工序減少泥煤烘乾麥芽的用量、蒸餾、裝桶與反覆調配的過程,10數年的光陰就這樣過去了…才完這個試作品。

紳士繼續說:「這杯,和蘇格蘭威士忌有些不同,嗯~但是相當不錯」!鳥井聽到為之雀躍,這杯就是「角瓶」的試作品,就這樣,1937年10月8日,三得利威士忌「角瓶」誕生了。

龜齡萬年

「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瓶子,而且能代表日本文化的…」壽屋(三得利的前身)首席設計師井上木它被滿滿的酒瓶包圍著,但心裡卻煩惱著。

「沒有很好的想法嗎?如果這個作品失敗,壽屋也許會倒閉吧!」井上回想前二天社長鳥井信治郎,看到他還沒有想法而煩惱說的話。突然,井上的目光被一個小小的香水瓶吸引,這是一個蕯摩切子(日本技藝;在玻璃上切割出家徽的玻璃製品)的古董製品,「龜甲花紋啊…嗯,就是這個了!」

井上木它在玻璃上以手切龜甲紋飾,製成瓶子,角瓶就此誕生了。由1937年10月8日至今80餘年來,「龜齡萬年」的造型始終沒有改變過。

一個灌注意志的簽名

「真是個很棒的瓶子呢…」很少稱讚別人的鳥井由衷地說著,「這裡要留下Master Blender的簽名」,設計瓶子的井上一面撫著瓶子一面向鳥井說。

十多年來挑戰日本自製威士忌,也曾經遇到欠缺金援而無法購買原料釀酒的歲月,但鳥井始終堅持「在日本釀出最好威士忌」的意志,終於化為這一瓶金黃琥珀酒液,在四角瓶身中閃耀。而瓶頸上墨痕鮮明的「S. Torii」的簽名,正是三得利創辦人鳥井信治郎的簽名,1937年10月8日,角瓶上市。

龜齡萬年,代表日本原創的簽名也被留下,當時它沒有名字,標籤上只寫著「SUNTORY Whisky」。

一個沒有名字的威士忌

即使是不太喝威士忌的人,相信都知道「角瓶」這個名字。可是事實上早期的標籤上並沒有「角瓶」這個名稱,而只標示著「SUNTORY WHISKY」。

「角瓶」的名字是由一群喜歡「角瓶」的人們,依著瓶子上的刻紋而開始為它取的暱稱,久而久之,「角瓶」也就這樣被固定了下來。

1950年後才正式地被標示上在瓶標上頭。誕生80餘年,「角瓶」持續地陪伴著人們渡過動盪與繁華的歲月,琥珀色酒液與人們持續共享著每一刻溫潤、愉悅的時光,未來也將持續下去。

角瓶80餘年,滿載故事的歲月

在角瓶80餘年的歲月中,歷經二次世界大戰的洗禮,日本經濟重振,起飛,社會開放,由自由保守傳統到開放洋化,角瓶猶如歷史的縮影,將80餘年的故事裝入其中。有幾個有關三得利釀製「角瓶」的小故事,藉此可以更了解三得利釀酒的歷程。

永遠欠缺的1931

釀製威士忌是一個燒錢的工作,蒸餾完成,裝桶陳貯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熟成銷售。鳥井在等待熟成的時間裡一度資金緊迫,1931年,鳥井終於用盡金錢無法再購買原料釀酒,含淚向員工說「今年無法釀酒…」而終止蒸餾。

因為這個原因,山崎蒸餾廠裡的木桶,永遠欠缺1931這個號碼。

次年,鳥井將公司裡賺錢的「sumoka」牙膏事業賣掉,換取資金開始進行蒸餾,1934年再賣掉橫濱的啤酒工廠,一邊賣掉賺錢的事業,一邊蒸餾陳貯原酒。1937年終於完成了「角瓶」,這瓶由日本原創出的威士忌,也與喜歡威士忌的人一同走過80餘年的歲月。

吃麥怪獸

1923年,鳥井信治郎在京都郊外的山崎創設日本第一座蒸餾廠-「山崎」。竣工後,牛車搬運一車一車的大麥進入工廠,但是卻始終沒有製品由工廠送出,不久,附近的人們就傳說著山崎蒸餾廠裡住了一個吃麥的怪獸, 「usuke」是人們對吃麥怪獸的稱呼;對鳥井來說,「usuke」的確是隻怪獸,它徹底地吃掉了當時公司的利益。

數年後,這隻怪獸終於產出成品-「白札」。再經過數年的反覆研究改良,才終於馴服了怪獸,1937年完成了「角瓶」。

寄放品

三得利的創辦人鳥井信治郎,常指著陳貯的橡木桶向員工說「這是客人暫存在我們這裡的,因此要細心呵護寶藏」。所謂的「寄放品」,指的是陳貯原酒的木桶,蒸餾廠的釀酒人將蒸餾出的原酒注入木桶中,經年累月的小心照護,然後原酒在木桶中由歲月積蘊而逐漸熟成。

到現在,鳥井的想法仍貫注在每位釀酒人的心中,釀酒人用心盡力地呵護著每桶原酒,就像是客人的暫放在山崎蒸餾廠般地。

如今,「角瓶」上市80餘年以來的歲月裡,這些「寄放品」越來越多,「角瓶」持續的旅程做了最萬全的準備。